荔枝遭《小猪佩奇》制片方索赔117万元 音频平台“声”意难做

时间:2021-07-19 13:26 点击:

  近日,因未经许可向公众提供《小猪佩奇》的原声音频在线播放服务,美股上市的音频平台荔枝(LIZI.O)被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共计117万余元。《证券日报》记者就上述消息采访荔枝方面相关负责人,其回应称“不予置评”。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有声书行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有声书行业利润微薄,版权支出占有声读物制作成本支出的比重日益增高,掌握了大量优质IP的网络文学平台将在有声书行业占据巨大优势。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作为《小猪佩奇》动画片的制片方,对该片享有完整著作权。被告在其运营的荔枝平台向公众提供《小猪佩奇》四季音频的在线播放服务,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为此提出起诉。

  对此,荔枝方辩称,平台仅提供了信息网络储存空间,被诉侵权音频皆为用户自发上传;且被诉侵权作品与荔枝平台上的用户群体重合度低,传播范围小,影响力有限;公司未从中获得任何利益,认为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撤回对《小猪佩奇》第二季、第三季的侵权、赔偿主张。诉讼请求改为:被告赔偿两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78余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法院经审理后认定,荔枝在线提供《小猪佩奇》的原声视频在线播放服务,且在“卡通动画”类音频播放量中排名前列,播放量较大,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原告的市场份额,侵害了原告享有的著作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经综合考虑,法院判决被告应向两原告赔偿7.8万元,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法院在判决书中明确表示,即使侵权音频确为用户上传,但案涉权利动画片《小猪佩奇》在国内外享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被告作为专业播客节目平台,对于在其App上存在用户擅自上传具有较高知名度的音频内容,应该施于较高的注意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原告要求赔偿78万余元,实际法院仅判赔7.8万元。备受关注的知识产权保护成本高、侵权成本低的问题又该如何破解?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认为,可以通过加大执法监督和对侵权行为的惩戒力度、加强专业技术支持、加强跨部门跨区域办案协作、推动简易案件和纠纷的快速处理、加强知识产权快保护机构建设等方式,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技术、社会治理手段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智慧芽知识产权专家缪恩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版权侵权比较难以界定的是“商业目的”和“合理使用”的界定。荔枝的案例是目前比较典型的网络分享导致的版权侵权问题,这类问题最早出现在下载软件中,目前也经常出现在各大视频、音乐和网盘平台中。

  “通常,个人以传播为目的的分享不会构成侵权,比如,在朋友圈分享歌曲,然后对歌曲进行评论。但未经许可在网站上分享歌曲的,属于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的行为,即使没有盈利,也会给版权人造成损失,所以还是要承担侵权责任的。”缪恩生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对相关信息梳理后发现,这并不是荔枝第一次涉嫌侵权。今年4月份,因未经许可播放《平凡的世界》有声读物,荔枝曾被作家路遥之女路茗茗告上法庭,并被判赔偿超过50万元。

  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荔枝涉及侵权纠纷的法律诉讼多达400余起,包括“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等。

  “知识产权保护,具有复杂性、法定性、无形性、地域性等特点,因此,很多知识产权所有者对产权的认识不足,自我确权和维权的意识不高。”知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光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知识产权保护还存在以下难点。一是知识产权使用者易于获得,使用行为边界较难分清。二是侵权行为分布范围广泛,比较难于发现。三是侵权者违法获利可能性较大,但赔偿额较低,震慑力度较小;与之相比,知识产权所有者用于维权的金钱与时间成本较大,导致维权意愿不高。2020香港管家婆玄机图054期

  近日,因未经许可向公众提供《小猪佩奇》的原声音频在线播放服务,美股上市的音频平台荔枝(LIZI.O)被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共计117万余元。《证券日报》记者就上述消息采访荔枝方面相关负责人,其回应称“不予置评”。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有声书行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有声书行业利润微薄,版权支出占有声读物制作成本支出的比重日益增高,掌握了大量优质IP的网络文学平台将在有声书行业占据巨大优势。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显示,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作为《小猪佩奇》动画片的制片方,对该片享有完整著作权。被告在其运营的荔枝平台向公众提供《小猪佩奇》四季音频的在线播放服务,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为此提出起诉。

  对此,荔枝方辩称,平台仅提供了信息网络储存空间,被诉侵权音频皆为用户自发上传;且被诉侵权作品与荔枝平台上的用户群体重合度低,传播范围小,影响力有限;公司未从中获得任何利益,认为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过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撤回对《小猪佩奇》第二季、第三季的侵权、赔偿主张。诉讼请求改为:被告赔偿两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78余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法院经审理后认定,荔枝在线提供《小猪佩奇》的原声视频在线播放服务,且在“卡通动画”类音频播放量中排名前列,播放量较大,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原告的市场份额,侵害了原告享有的著作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经综合考虑,法院判决被告应向两原告赔偿7.8万元,并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法院在判决书中明确表示,即使侵权音频确为用户上传,但案涉权利动画片《小猪佩奇》在国内外享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被告作为专业播客节目平台,对于在其App上存在用户擅自上传具有较高知名度的音频内容,应该施于较高的注意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原告要求赔偿78万余元,实际法院仅判赔7.8万元。备受关注的知识产权保护成本高、侵权成本低的问题又该如何破解?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认为,可以通过加大执法监督和对侵权行为的惩戒力度、加强专业技术支持、加强跨部门跨区域办案协作、推动简易案件和纠纷的快速处理、加强知识产权快保护机构建设等方式,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www.41738.com,技术、社会治理手段强化知识产权保护。

  智慧芽知识产权专家缪恩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版权侵权比较难以界定的是“商业目的”和“合理使用”的界定。荔枝的案例是目前比较典型的网络分享导致的版权侵权问题,这类问题最早出现在下载软件中,目前也经常出现在各大视频、音乐和网盘平台中。

  “通常,个人以传播为目的的分享不会构成侵权,比如,在朋友圈分享歌曲,然后对歌曲进行评论。但未经许可在网站上分享歌曲的,属于侵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的行为,即使没有盈利,也会给版权人造成损失,所以还是要承担侵权责任的。”缪恩生表示。

  《证券日报》记者对相关信息梳理后发现,这并不是荔枝第一次涉嫌侵权。今年4月份,因未经许可播放《平凡的世界》有声读物,荔枝曾被作家路遥之女路茗茗告上法庭,并被判赔偿超过50万元。

  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荔枝涉及侵权纠纷的法律诉讼多达400余起,包括“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等。

  “知识产权保护,具有复杂性、法定性、无形性、地域性等特点,因此,很多知识产权所有者对产权的认识不足,自我确权和维权的意识不高。”知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光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知识产权保护还存在以下难点。一是知识产权使用者易于获得,使用行为边界较难分清。二是侵权行为分布范围广泛,比较难于发现。三是侵权者违法获利可能性较大,但赔偿额较低,震慑力度较小;与之相比,知识产权所有者用于维权的金钱与时间成本较大,导致维权意愿不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