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20亿美元的判决后孟山都面临着数千起癌症综合诉讼

时间:2021-09-28 10:43 点击:

  2011年6月13日,美国伊利诺斯州卡斯比尔,农民马特·威格姆(右)和科迪·吉布森,在玉米田附近混合孟山都公司的农达除草剂(国内简称草甘膦除草剂)。

  在约翰巴顿30多年的农业生涯中,他每年都会连续几周每天喷洒一千加仑的草甘膦除草剂,以清除加州贝克斯菲尔德郊外棉花作物上冒出的杂草。

  巴顿和他的三个儿子在无法使用拖拉机时,拖着一根200英尺长的水管,有时还会背上绑着一个装有除草剂的容器,他们边走路边喷洒除草剂,有时温度会达到110华氏度(约合43.3℃)。回家时,他们浑身是汗,身上的衣服、靴子和袜子都湿透了,脚趾也被深深的浸湿了。

  “他们公司说这和食盐一样安全,它是如此安全,你甚至可以喝它,现在对转基因生物非常有效。”巴顿指的是孟山都公司(Monsanto)为转基因作物而生产的耐受除草剂。巴顿补充说,“他们可以把这种除草剂喷洒到多种作物上,它会进入杂草的根部结构,完全杀死杂草。”

  巴顿现年70岁,2010年从农场退休,计划和妻子搬到爱达荷州北部。但在2015年,他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很快他就得出结论,几十年来他一直依赖的神奇除草剂导致了他的淋巴结肿大,这些淋巴结后来毁了他的生活。

  目前,他与其他40名原告一起向孟山都公司提起诉讼,而这些诉讼只是拜耳公司(孟山都母公司)约1.1万宗未决案件中的一宗,这些案件与都与草甘膦有关。农达是孟山都公司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销售的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

  加州一名联邦法官下令该公司进行调解,试图解决这些案件,孟山都一直在为该产品的安全性辩护。然而,自拜耳去年6月收购孟山都以来,这家德国公司(拜耳集团)的股价已跌至其市值的近一半,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孟山都面临的多起诉讼官司。

  今年已经有三起诉讼,导致拜耳公司(Bayer AG)给原告提供了巨额赔偿,最近的一起是上周早些时候赔给一对加州夫妇的20多亿美元。

  加州利弗莫尔的阿尔瓦和阿尔伯塔·皮利奥德,在草坪上使用这种化学物质多年后,都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经过五周的庭审,陪审团裁定这对夫妇每人应获得10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以及另外5500万美元的赔偿金。

  “我们向他们展示了原始数据,我们向他们展示了硬科学。我们向他们展示了美国环保署(EPA)从未见过的研究,以及它们每一次试验得出的相同结论:这种除草剂会导致癌症。”布兰特·威斯勒说,他是Baum, Hedlund, Aristei & Goldman的副总裁兼合伙人,也是一名律师。他参与了所有三起胜诉案件,最近在皮利奥德夫妇的审判中进行了辩论。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草甘膦不是致癌物。”

  这一声明可能是拜耳在未来的案件中所要强调的,拜耳在上周皮利奥德案做出裁决后,在自己的评论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拜耳公司说,“我们对陪审团的决定感到失望,因为这项判决与美国环保署上个月发布的的临时登记审查结果有冲突,我们将提起上诉。而且全球主要卫生监管机构一致认为,草甘膦产品可以安全使用,草甘膦是不会致癌的,这也是经过他们40年的广泛科学研究得出的结论。”

  拜耳的律师周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打算对法院的裁决提出质疑。该计划的目的是辩称,由于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得出结论,草甘膦与癌症之间没有明确的联系,拜耳无需承担责任。所有针对该公司的案例都应被驳回,EPA是美国在该领域最高的监管机构。根据威斯勒的说法,这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论点,也没有通过嗅觉测试。

  “从法律上讲,这是荒谬的,”威斯勒说。“有一些涉及药物和产品的诉讼已经获得了EPA和FDA的批准并胜诉,所以有大量的判例法表明,这并不能免除你的责任。更糟的是,我们有孟山都公司的内部文件,他们承认这是一种基因毒性物质,他们知道这会导致癌症。”

  在加州皮利奥德夫妇的案件中,Wisner的团队引入了孟山都自己的警告标签,作为证据提供给孟山都的员工看。该标签鼓励工人在喷洒农达时,应当佩戴化学护目镜、靴子和其他安全防护措施。他们还获得了孟山都公司的一项内部研究,在该研究中,科学家建议人们在使用该公司的草坪和花园精华时,戴上手套和靴子。天机子心水论坛

  草甘膦是美国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其大部分应用于农场。《欧洲环境科学》(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杂志2016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的草甘膦农业消费量,从1974年的63.5万公斤跃升至2014年的125万公斤以上,占全球消费量的74%。

  “对我们来说,它仍然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控制杂草的工具,”佐治亚大学作物和土壤科学系教授兼推广农学家斯坦利·卡尔佩珀(Stanley Culpepper)说。“重要的是要明白,如果我们不能控制我们的杂草,那么就很难有效地养活世界,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卡尔佩珀说,他偶尔会和一些担心农达与癌症有潜在联系的农民交谈,但在很大程度上,他们都相信监管机构,以及这种有效消灭杂草的产品。

  因此,对许多美国农民来说,尽管有人担心农达与癌症有关,但农达并没有出现大的方向变化,这意味着它不太可能很快退出市场。

  “关于草甘膦的情况,我可能有六个问题,”卡尔佩珀说。“我是一个科学家,我相信科学,而且我有能力与那些项目背后的环境保护署科学家合作。他们有一些了不起的科学技术。他们是监管当局,只要他们清楚,我相信科学,我相信他们正在引导我们走上正确的道路。”

  不过,公共健康倡导者和一些环保团体的批评人士则质疑环保署是否履行了监管职责,他们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草甘膦“可能致癌”。

  美国农业部4月份发布的农业普查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7年,美国有16万多个农场消失,许多农民目前面临着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与外国的贸易战、以及众多自然灾害所带来的经济困难。

  但威斯勒和他的法律团队说,他们并没有试图扰乱这个已经陷入困境的行业。威斯勒解释说,我们的目标不是让这种产品下架,而是确保他们为误导消费者付出代价。

  “我们不会因为他们的产品致癌而起诉他们,”维斯勒说。“我们起诉他们,是因为他们没有告诉人们它会致癌。”

  巴顿说,这也是他最想从他的案件中得到的回馈:孟山都公司,必须对他们的产品负责。

  他说:“我只是一想到这些年来我使用的农达草甘膦除草剂的数量,在孟山都公司宣称他们的产品是安全的之后,我的儿子们也开始为我工作。我让我儿子把那些喷雾器放在他们的背上,我现在很担心。现在我最大的担忧是作为一个家长的责任。”

  媒体资料来自《NBC NEWS》。我是每天与你分享国际资讯和世间冷暖的小编,关注小编可以查看更多新鲜资讯,随时随地了解世界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