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德青源的生态标签模式

时间:2022-09-09 13:54 点击:

  德青源作为全球环保基金在中国投资的生态农业项目,不仅开创了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农业模式,实现了生态养殖、食品加工、清洁能源、装备制造、有机肥料、订单农业、有机种植的循环。同时本着“取之自然,回报社会”的原则,通过沼气发电、污水处理、太阳能利用等生态科技,实现了资源的最大化应用和保护,促进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其独创的“订单农业—生态养殖—食品加工—清洁能源—装备制造—有机肥料—有机种植”循环经济模式,不仅成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化现代农业示范基地和全国农业标准化示范区,也是国家发改委认定的首批国家循环经济教育示范基地。

  德青源在促进生态农业发展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等方面有哪些亮点和经验值得借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通过对德青源企业总部以及其在北京延庆养殖生态园的走访,了解到德青源的生态标签制度是从给鸡蛋贴标开始的。他们在鸡蛋表面喷了“德青源标志、鸡蛋生产日期、防伪码”三个重要信息,此举不仅结束了中国鸡蛋几千年“三无”产品(无标准、无生产日期,无品牌)的历史,开创了中国鸡蛋品牌之先河,推动并参与制定了中国第一部鸡蛋标准,同时也确保了鸡蛋在保质期内的质量,为过期产品的召回提供依据。

  给鸡蛋贴标签,在十几年前是一件新鲜事。德青源的创始人——北京德青源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凯民在创业初期提出给鸡蛋搞标准,还曾引起了大家的质疑,一些专家包括一些领导都觉得他太逗了,鸡蛋吃了几千年,还要什么标准?而他还是很坚持,认为什么都应该有标准,连空气都有标准,为什么鸡蛋不能有标准?他的这种坚持也许跟他的工作经历有关。他是学弹道导弹专业的,曾在国防科工委工作了17年,是一个典型的技术迷,在他眼里只有给鸡蛋建立了标准,才能确保人们食用安全。

  据北京德青源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张火亘介绍,钟凯民对鸡蛋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在他小的时候,鸡蛋要凭票供应,非常稀缺,再加上家里人口多,想要吃上一枚鸡蛋很难,只有帮家里做家务或是考试取得好成绩,才能得到奖励——吃鸡蛋。因此,在那个年代,吃鸡蛋对他来说是一种奢望。若干年后,当他大学毕业到北京工作,吃鸡蛋已不是问题时,却觉得鸡蛋不如小时候好吃了,探究原因:一方面是那个年代吃鸡蛋难,物以稀为贵;另一方面是蛋鸡的饲养环境混乱,缺乏系统的管理,大多为小规模的养殖农户,他们科学知识匮乏、无专业的服务团队,蛋鸡主要的食物是玉米,一些养殖农户为了降低成本,给鸡吃鱼骨粉(易产生腥味,饱和脂肪酸含量高)、棉粕(内含棉酚,会导致不孕)等。所有这些严重影响了鸡蛋的口感,使得鸡蛋感觉不如以前好吃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钟凯民决定放弃铁饭碗,下海创业,并设立这样一个目标:给鸡蛋贴标签,让更多的人享受安全和健康食品。

  德青源北京生态园行政主管郎顺平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他比较佩服钟凯民的眼光、胆量和见识。“钟总的思想非常超前,去德国考察回来后把人家的经营模式进行仔细研究,并加以改革创新,别人不敢大规模养的时候他敢养,别人不敢花精力投资清洁能源他敢投。”

  如果说给鸡蛋贴标签,是德青源在蛋品行业的首创,那么用鸡粪来发电,用玉米秸秆发酵,生成生物天然气,变废为宝,其所引领的更是一场深刻的能源革命,它的意义非同小可。

  德青源鸡蛋的加工程序非常严谨复杂,记者在德青源延庆养殖生态园亲眼目睹了鸡蛋加工的流程:鸡蛋是通过两条地下管道从鸡舍传输到加工区,然后进行紫外杀菌、涂油、裂纹检测、称重、分级挑选、血斑检测、喷码等程序后才送往千家万户。

  “鸡产蛋不是可以随意叫停的,鸡舍容蛋的空间也是有限的,如果当天不传送,那么第二天的鸡蛋就没有地方存放,所以逼着我们每天必须定时收集传送,定时加工。”张火亘说,公司分三个时段收集鸡蛋,每天早上7点到8点第一轮鸡蛋通过传送带输送到壳蛋厂,10点到11点基本加工完毕,然后被运输车辆运走;最后一轮鸡蛋在下午2点到3点,4点到5点钟开始加工,最晚的晚上10点也就发出了,第二天在超市就可以买到。鸡蛋的保质期为45天,为了保证质量公司内部会控制为冬季30天,夏季25天。

  这个位于北京松山国家自然保护区的养殖生态园,占地1000亩,年饲养蛋鸡200万只,雏鸡100万只,每年生产5亿枚鸡蛋、10000吨蛋液和蛋粉、200万只母鸡和700吨有机蔬菜。而这里的13栋雏鸡舍和19栋蛋鸡舍,全都采用全球顶尖的全自动上料、饮水、清粪设备,常年自然通风、恒温恒湿(常年恒温25℃-28℃),蛋鸡吃绿色玉米、喝山泉水、住空调房,五星级的饲养环境甚至超过了欧盟和美国的动物福利标准。

  而德青源在安徽黄山的生态园实现了祖代、父母代、商品代的一体化养殖,打造了中国蛋鸡养殖模式的2.0版本;目前正在安徽滁州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建设3.0版本的滁州生态园,打造中国蛋鸡养殖业的“未来农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德青源作为一家以蛋品为核心、产业链涵盖种禽繁(养)殖和生物质能源的企业,无论是从养殖环境、加工流程、渠道建设,还是防疫免疫系统,都有一套非常完备的体系。

  在产业链方面,德青源实现了订单农业、蛋鸡养殖、食品加工、清洁能源、装备制造、有机肥料、有机种植的横向整合,确保每一枚鸡蛋品质可追溯。

  从养殖角度看,德青源在全国范围内首创叠层笼养、全进全出的养殖模式。集祖代、父母代、商品代蛋鸡养殖为一体的纵向整合,在养殖过程中实现了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创立了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农业模式,建立了全球领先的循环经济标准。

  而从科研角度看,2009年11月,国家科技部在德青源研发中心的基础上,组建了中国国家蛋品工程与技术研究中心,这是中国蛋品行业的最高科研机构,承担了科技部“十一五”、“十二五”的部分重大科技攻关课题项目,承担着中国鸡蛋行业在养殖、流通等领域一系列国家标准的制定,并在全球建立了四五个类似的研发机构。

  在品牌建设方面,经过十几年的积累,德青源在北京市场的品牌知名度不断攀升,并先后在2008年和2013年两次摘得全球水晶鸡蛋奖(全球蛋品行业最高奖,亚洲唯一获此殊荣企业)。

  然而,作为中国第一家给鸡蛋定标准的企业,德青源在发展中也经历了种种困难。

  “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在张火亘看来,德青源的养殖团队每天都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且面对的敌人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菌。所幸的是,北京养殖基地拥有全国甚至全球最好的防疫体系和自然条件,至今没有发生过任何疫情。

  对此,张火亘认为,一是养殖基地的选址是在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里,负离子含量高、空气质量好,加上建设初期对风的流速、风向,以及地质等情况进行详细的勘探。鸡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绿色玉米,呼吸的是清鲜空气。

  二是建立了非常完整的免疫程序,在防疫上整个的园区设计非常清晰,鸡在第几天的时候吃什么食物、喝什么水,什么时候要做什么样的防疫,都有非常完整的流程设计。

  在张火亘看来,多年来困扰企业发展的有两大难题:一是企业养殖规模扩张速度跟不上市场需求,产能受限。二是鸡粪污染的技术处理难题。在养殖初期,规模不大的时候,鸡粪很容易处理。但是当鸡养到几十万只、几百万只的时候就很麻烦。北京生态园养了300万只蛋鸡,一年的鸡粪堆积起来相当于一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的面积,堆10米高。而德青源生态园在北京延庆松山保护区,脚下就是官厅水库,背后是松山原始森林。官厅水库是北京的第二条母亲河,北京的水源地。如果鸡粪处理不好,将会严重影响到地下水,还会使土地板结,这种污染对水、土壤和空气将是毁灭性的。在发展过程中,公司发现这是一个最为头痛的问题,于是在2004年开始研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可喜的是在2006年攻克了这个难关。

  如果说给鸡蛋贴标签,是德青源在蛋品行业的首创,那么用鸡粪来发电,用玉米秸秆发酵,生成生物天然气,变废为宝,其所引领的更是一场深刻的能源革命,它的意义非同小可。

  其一,鸡粪里面有沙子,因为鸡的消化道特别短,如果没有沙子来磨砺这种粗的食物它自己是消化不了的。鸡吃饲料的时候是需要沙子来帮助消化的,在它的食物配比中就会有8%—10%的沙子。但是,沙子如果进入到能源系统的管道中,半年到一年的时间管道就会报废。所以,鸡粪发电,除沙是关键,目前德青源自己的专利技术可以把沙子除到99%以上,这是公司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

  其二,是厌氧发酵。在国内外的沼气行业,由于鸡粪在发酵过程中会产生高氨氮物质,会抑制甲烷菌的生长,想要制取沼气非常难。而德青源的专利厌氧发酵技术可以在高氨氮状态下稳定高效运行。

  其三,鸡粪发酵过程中产生的含硫气体,在鸡粪发酵过程中除了甲烷气体还有一种叫硫化氢的气体,这种气体是剧毒的,而且具有高腐蚀性,如何把硫去掉?行业中有很多方式,以化学方式为主,将硫化氢稀释,形成氮硫酸盐,硫酸盐属于硫酸类,会对管壁造成腐蚀。公司研究出了一项核心技术,用生物方式来脱硫,我们在实验室里培养一种嗜硫菌,用它来稀释硫离子。就好比一个小动物,把硫离子吃完以后,自己也就死亡了。

  “这三项核心技术的突破,使我们的鸡粪转变为绿色电力成为可能。”张火亘表示,这在全球养殖企业也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案例。它的意义,不仅在于鸡粪变废为宝,还在于清洁环境,真真切切地实现了二氧化碳减排。

  张火亘说,公司现在的沼气发电技术已经升级到第三代。第一代是用鸡粪来发电,第二代是沼液和秸秆混合发酵后,不发电了,用来做高纯度的生物燃料,用于加气站给汽车等加气。生物质天然气的国标是92%的浓度,而德青源的技术目前可以做到99%。第三代技术是用餐厨垃圾等进行生物能源的生产,通过收集北京餐饮企业的餐厨垃圾,进行生物提纯,转化为我们日常生活所需的生物天然气。

  目前,公司用秸秆发酵生成的生物天然气,供应北京延庆39个村、10100户农民家庭,结束了延庆农民几千年伐薪烧炭的生活。生产过程是先将秸秆制成沼气再利用膜法沼气提纯技术转化成为生物天然气。张火亘告诉记者,中国农村差不多每年有8亿吨秸秆,现在的处理方式大多是给烧了,或做成牲畜饲料,而燃烧过程中产生很多的草木灰,造成雾霾天。而如果将8亿吨秸秆作为德青源模式的原料,把它发酵,生成生物天然气的话,那它的能源概念相当于2013年中国天然气消耗量的总额。它的意义还在于,化石能源是不可再生的,而生物能源是可持续性的,每年都有草木荣枯,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

  促使德青源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发展壮大的三宝就是研发、养殖、营销,这是企业的三大核心驱动力。而德青源的营销体系也是从最初的口碑营销阶段逐渐向现代营销方式转轨,并逐步形成良好的品牌效应。

  他们到社区推广产品的第一年,在一个夏天的晚上,七八点钟左右,接到一个老奶奶打来的电话,她说,“今天在社区收到你们免费派发的鸡蛋了,我想问你们的鸡蛋在哪里有卖?”销售员说,很抱歉,我们的鸡蛋现在只在社区里卖。老奶奶还说,她家的宝贝孙女挑食,挺瘦的,发育不是特别好,从小就不喜欢吃鸡蛋,说鸡蛋有蛋腥味,家里人都特别着急。老奶奶曾领了我们发给她的两个免费鸡蛋,回去煮了感觉挺香的,晚上就哄孙女吃鸡蛋,说这个鸡蛋是奶奶小时候吃的那个味道,你尝尝看。小女孩感觉挺有意思,就真的把鸡蛋吃掉了。

  鸡蛋有腥味儿,那是因为鸡在养殖过程中,给鸡吃的食物配料不科学,而德青源主要以绿色玉米喂养,所产的鸡蛋不会有腥味。当时这个电话对于公司销售人员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让他们对自己的产品有了足够的信心。

  “还有一个故事更是耐人寻味,在2001年,也就是我们在社区周边售卖鸡蛋的第二年,有一天接到家乐福法国籍高管的电话,他说在法国,超市里都有卖鸡蛋的,为什么中国的超市里没有,我对你们的鸡蛋印象很好,你们过来谈一下吧。他们主动和我们沟通,让我们激动不已,因为此前我们做过调研,超市的进场费需要200万元,这对企业刚刚起步的我们来说太贵了,根本就进不起。家乐福找我们,我们进了第一家店,从此我们的鸡蛋便开始在超市里销售了,中国的鸡蛋品牌也就这样开始发展起来。”张火亘说。

  德青源市场部媒介经理池云芳告诉本报记者,过去这些年公司主要扎根北方市场,北京是最大的市场,现在正在逐步扩展到华东、东北、天津、深圳、香港等地。目前,为顺应人们新的消费方式,让全国各地的消费者都有机会享受到一枚好的、安全的鸡蛋,开始通过电子商务销售鸡蛋。

  池云芳还介绍说,为了满足日益扩大的消费需求,公司正在探索一种新的养殖模式,称之为“云养殖”,即通过与当地的农户合作,租用他们的土地,德青源来输出技术、种鸡、饲料以及防疫系统、管理人员等,同时负责所有后端鸡蛋的加工销售,最后大家来分成。

  在谈及企业现实发展瓶颈和未来可持续发展战略时,张火亘作了这样的总结——现在制约公司发展的主要瓶颈表现在这么几个方面:一是土地流转问题,这个问题甚至对公司的上市都有很大的影响。比如公司在延庆有自己的壳蛋加工厂,在这个加工区域,土地的性质都是集体土地,在这块土地上的附着物不能够计入固定资产,这就意味着公司在这块地上投资的几个亿都不能折算为资产,因此企业在融资的时候,在资产评估上就会大打折扣,这对企业的快速发展和扩张极其不利。

  二是能源补贴问题。公司在做清洁能源,而且属于生物质能源,补贴好像是1度补1毛钱,国家电网收电还压价,目前基本上是保本微亏。中国的新能源这个版块是比较火的,像太阳能、风能、核电能等这些新能源补贴较高,太阳能、风能的发电,1度电补贴1块钱以上。而太阳能和风能在蓄电能力,以及供电稳定性方面,都比我们差远了。因为风力不是可控的。太阳能也是,因为总有阴天的时候。而生物质能,只要鸡活着,就有粪。德青源是中国民营企业发电第一家并网成功的,公司的电现在已经并给华北电网了,但谈这件事情就谈了两年。

  三是积存的生态能源供应出口问题。公司把电转变为压缩天然气是不挣钱的,而且还贵一点,我们的压缩天然气有四分之一供企业自己以及延庆周边的农户使用,还有70%的能源需要卖掉。涉及到卖出去就有新的问题出现了,这和发电的问题是一样的,华北电网就告诉我们,线要自己来铺,从公司铺到最近的一个变电站,光电缆就要200多万元的投资。同样的问题,现在公司有那么多优质的压缩天然气,如果卖给城里的天然气站,首先,天然气公司不跟你玩,垄断经营。其次,如果卖给它们,前提条件要自己铺管子,100多公里铺到城区,公司是铺不起的。

  其实这个问题在欧美国家解决得很好,很简单的一个杠杆,美国能源法一般都规定,每一个能源经营企业在新能源的占比不低于5%,企业必须要买5%,要不明年企业就关张了。欧洲更高,比如北欧要求新能源的占比是45%,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对环境有好处,还能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天也变蓝了,地也变好了,这样一个对社会有利的事情就因为垄断、观念、政策壁垒,导致企业举步维艰。

  现在公司的电已经归到华北电网了,天然气卖不出去,只好存储起来。现在延庆39个村,1万多农户在使用我们的天然气,我们采用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买气。另一种是用秸秆换气,农户把秸秆拉过来,然后折算价钱,换成天然气。

  池云芳说,作为一家以蛋品为核心的企业,德青源希望帮助蛋品产业梳理出一些标准来,如柴鸡蛋、土鸡蛋、生态鸡蛋等要如何定义?养殖生产过程中要符合什么条件?有什么差异?哪个好,为什么好等等,这都需要有一系列的规范、量化的标准,有了标准才便于消费者做出科学的判断,吃得放心。